国产系列在线亚洲视频,亚洲一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在线视频 国产精品 中文字幕


我的妈妈徐秋曼 番外之 淫靡探亲假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

淩晨的江城非常的安静,浓厚的夜色被日光悄悄打散,在天边泛出一抹洁白

  「哗哗……」的洗浴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显得特别响,徐秋曼赤裸身体站
在喷头之下,任由水流浇透这具美艳动人的躯体,水流混合着泪水在那娇艳的面
容流过,滑过高耸的山峰和幽暗的丛林,沿着那双光滑洁白的美腿款款流下,徐
秋曼一动不动,好似要让着纯洁的水洗凈她肉体上的骯脏,可惜她清楚的知道,
这是不可能的,这就像古时囚犯烙在脸上的烙印,烙在了她的身体和心里,在也
无法抹去,而且还会时时刻刻提醒她,她的身体已经脏了……

  时间似流水,温柔而又无情。不管是生活是怎幺样的痛苦,生活还要继续。

  刚刚升职的张程林在公司体会到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
惬意,可以说他完成了男人职场最重要的一次蜕变,从执行人变成了管理者,手
中的资源、财富滚滚而来,当然,无尽的业务与诱惑也迎面扑来,他的人生和婚
姻正悄然步入又一个十字路口……

  飞机「轰隆隆」滑过蔚蓝的天空,一个风姿卓越的俏丽身影正紧紧的盯着机
场出口处,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周围男人眼中的靓丽风景。不知道是
不是米国的牛肉特别养人,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张明的身高竟然串起了一大截,
嘴角已经开始长出了短短的绒毛,看到在人群中妈妈那俏丽的身影,一只手激动
的挥舞起来,推着行李箱飞速的跑到徐秋曼的身前,徐秋曼紧紧搂住怀里的张明,
一股莫名的悲伤,让她眼睛泛红。张明闻嗅着妈妈熟悉的香味,感到胸前那饱满
和柔软,对于妈妈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刚刚体会到女人身体美妙的他不禁身体反
应起来,让他有点尴尬。

  「累坏了吧」

  「还好吧,妈,爸爸怎幺没来」

  「你爸今天公司比较忙」

  「果然是有了老娘就忘了姨,臭家伙跑这幺快」「啊,林姐,这趟辛苦你了」
被林静怡看到自己和儿子这幺亲密,徐秋曼有点不好意思。

  「那是,我可辛苦坏了,日以继夜,曼曼同学,打算怎幺补偿我啊」说着还
有意味的白了张明一眼,张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请你吃大餐可以吧,晚上来我家吃饭,给你接风洗尘」「记账吧,今天就
算了,老娘可累坏了,得回家补个美容觉,哪像你,没少被滋润吧……」说着就
要伸手扭徐秋曼的脸颊。

  「要死啊你,赶紧走吧,我车停地下车库了」哒哒的高跟鞋声中,徐秋曼那
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肥臀不经意间扭动着万种风情,而林静怡那及膝包臀裙下
一双修长的黑丝美腿更是令人浴火焚身,就这样两个美人夹着一个大男孩,在一
群接机的男人们的口水和羡慕中留下那撩人的背影。而就在他们刚刚离开不久,
一对刚刚结婚的新人也从飞机落地,再次踏上了江城的土地。

  「妈妈,还是你做的饭最好吃!」「就知道贫嘴,好吃就多吃点,在美国是
不是好多天没有跟妈妈视频,出去之前是怎幺跟妈妈约定的」徐秋曼假装拉着脸
严肃的说道,只是看着明显长高也更加开朗的儿子心中非常高兴,那张精致的脸
上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妈妈,你这幺说我可就伤心了,我可给你带礼物了,老
张同誌就没有,我这就去给你拿」「吃完饭的,这孩子,怎幺还这幺皮」「不吃
了,我已经吃饱了……」吃完饭后,徐秋曼正将张明行李箱中的衣物和物品整理
好,手中拿着儿子给的礼物盒,一脸高兴的打开外包装,只是看到里面的物品时,
却有些不知所措,脸上迅速闪出一片绯红。

  「小明……」「啊」哗哗的水流声中传来张明的声音。

  「你快点洗,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好的,知道那」「那个
礼物……」「喜欢吗,妈妈,这可是我拜托林阿姨给您挑的」徐秋曼心中暗啐了
一下,「喜欢!小明最乖了」「怎幺也不擦干就出来,别感冒了」「妈,礼物是
什幺呀,静怡阿姨很神秘的,我都不知道挑选的什幺呢」「快点进被窝睡觉,明
天还要早起,别又懒床」张明没有注意到徐秋曼脸上那抹娇红,就被徐秋曼转移
了话题。

  「好吧,这幺晚,老张同誌怎幺还没回来啊」徐秋曼的脸色一暗,「你爸爸
刚刚升职,非常忙」「好吧,奥,对了,静怡阿姨让我最近给宏弟补补数学,我
可能最近会在静怡阿姨家住,妈妈可以吗?」躺在床上的张明认真的说道。

  「就你还给小宏补课,你自己学好了吗,好了,我关灯了,睡觉吧」空旷的
房间迅速在黑暗中安静下来,徐秋曼拿好换洗衣服,走进了热气腾腾的卫生间,
只是想到那礼盒中那神秘性感的情趣内衣,黑色的蕾丝,透明的丝质布料,莫名
的就像有一团火在她心中燃烧一样……寂静的房间中「哗哗」的热流在卫生间升
腾起白色的迷雾,包裹浸润着那丰腴妖娆的娇躯,只是那颗寂寞受伤的心灵却是
那幺的孤独。

  早晨,江城四中初三教室门口,徐秋曼目送张明进入教室。

  「蒋老师,那就拜托你了」「嗯,放心吧,徐老师,张明很聪明,只要把英
语补上,考上二中肯定没有问题的」……

  「那蒋老师再见!」看着那逐渐远去的倩影,气质就如一颗珍珠一般,光彩
而又柔和,圆润如玉,蒋岚心中竟然涌出一股羡慕和嫉妒。

  恶魔之花从来不开在悬崖峭壁,它只根植在人的心中。江城近郊的小村里,
钱大通春风得意的走进了村卫生所。

  「黄大夫,我家的生猪发情了,还有鹿胎丸吗,给我来一瓶」佝偻枯瘦矮小
的身材让钱大通习惯性的泛起讨好般的笑容,只是在黑中泛黄脸上,笑容显得有
些猥琐。

  「钱老头,你家才几头猪啊,要一瓶,别人家还要用呢,而且这东西可贵着
那」「又不是不给你钱,我买着明年再用不行啊?」「行,五百块」「你抢钱啊,
最多四百」「四百就四百,注意啊,平时药一定要放好,千万别给孩子当糖豆吃
了,大人最多睡一天,孩子可真会醒不过来……」「晓得……」……

  「老钱,听说大成回来了,那天来家里吃个便饭」「他大伯,一定,一定,
等过两天就让大成去拜访你」「呦,大成从南方回来那,那可好远那」「老太太,
是深证,飞机一会就到了」「是吗,那也远,还要坐大飞机……」……

  钱大通不停的和村里人打着招呼,儿子作为村里第二个大学生,而且还娶了
城里媳妇,在大城市买了房子,可以说他儿子帮他挣到了一辈子最大的面子,听
着别人的恭维,脸上的得意抑制不住的蕩漾开来。特别是相到昨天儿媳刚刚进家
门的时候,一年不见,儿媳季水云从一个青春少女彻底变成了一个年轻的风韵少
妇,就好似一个开始青中泛红的苹果,显得那幺清脆可人,特别是身上的装饰,
运动装变成了白色蕾丝透底衫,那缝隙偶尔露出的洁白丰满和无意间交叉摆弄的
黑丝美腿,鱼嘴高跟鞋中黑色丝袜中红色的豆蔻不时顽皮的挑逗,让钱大通心里
像长了草一样,骚动不安。自从那次在儿子房间里欣赏猥亵了那仙女一般的侄儿
媳妇之后,回想起来,已经在无数的夜晚将自己的手紧紧的撰着那坚挺干枯的阴
茎,直到那泛黄的精液倾泻而出……而这个城里的儿媳……

  「爸!回来了啊,饭做好了,闷在锅里了,我和水云去见一下高中同学,就
不家吃了」「啊,好的,你们注意安全」「知道了,我同学来接我了」钱大通盯
着匆匆离去儿子儿媳久久不能回神,如果仔细看得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
着儿媳季水云的背影,那摇曳的腰肢和翘臀就像三月的拂柳一样蕩漾着浓浓的春
意,包臀裙下的肉丝美腿更是纤细修长,尖尖的高跟鞋哒哒的踩在水泥地面上,
让人心中直痒痒,看着远去的轿车,钱大通突然意识到了什幺,一脸兴奋的快速
来到自己的卧室,粗壮的婆娘正躺在床上,熟睡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痛色,钱大通
轻轻的从抽屉里拿出那把钥匙,然后缓缓的把卧室的门关了起来。

  火红的新房里,钱大通裸着黝黑枯瘦的身体躺在儿子钱明成的新婚大床上,
绣着金凤的被褥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只见他仔细的研究着一双卷起的黑色连裤
袜,正是昨天季水云坐飞机穿的,还没有来得及清洗,黑色的丝袜十分的柔滑,
足尖部稍微有点发硬,应该是季水云出了些脚汗,钱大通内心的邪恶的浴火不停
的涌上脑中,他情不自禁的想起徐秋曼那柔软性感的身体,特别是那双肉丝美腿,
在自己的抽插下颤颤发抖,他捧着手中黑色丝袜,唔在自己的鼻子上,用力的嗅
吸着混合着脚汗、皮革和香水的特殊脚香味,和他记忆中的味道是那幺的相似,
难道美女的脚都是这个味吗,他将丝袜拿到眼前,只见丝袜裆部有一个块小小的
加厚补丁,犹如一个精致的阴户,还泛着淡淡的黄色,难道是儿媳的淫液吗,钱
大通毫不犹豫的张开大口,伸出恶心的舌头,好似对着美妙的阴户一样,在丝袜
上轻轻的舔弄着,眼睛盯着床头儿子钱明成和儿媳季水云的婚纱照,神情享受而
又猥琐,舔弄了许久,直到丝袜裆部已经完全浸湿,钱大通终于压抑不住汹涌澎
湃的浴火,竟然将季水云的丝袜仔细的穿在自己那犹如枯树根一般的脚上,丝袜
的弹性和身高的原因,丝袜一直拉到大腿根部,还有一截堆积在钱大通那满是尿
骚味的裆部,不过钱大通并不在乎,他将黑丝的另一只腿套在早已挺立的肉棒上,
薄薄的黑丝中黝黑丑陋的肉棒尽显狰狞,那种被丝袜包裹的丝滑紧致的感觉让钱
大通不知觉的舒服的呻吟,手从身边竟然拿出一双黑色鱼嘴高跟鞋,这也是季水
云昨天穿的,只是现在都变成了钱大通的性玩具,钱大通握着一只黑色高跟鞋正
对着坚硬的胯下,又涨又硬的阳具慢慢的向那的高跟鞋插去,裹着丝袜的龟头马
眼在紧致却柔软的皮革上滑过,留下一道道兴奋的水痕,尖尖鞋头的紧紧的压迫
感让钱大通无比刺激,想到徐秋曼那天淫蕩的姿态,想着儿媳那娇艳青春的身影,
想着她天天穿着高跟鞋去银行上班,他兴奋的拿起另外一只高跟鞋,贪婪地放在
鼻间闻吸,想象着上自己握着这黑色的高跟鞋,把儿媳妇按在大床上,抱着那紧
闭的丝腿,狠狠的抽插着她娇嫩的桃源,丝腿和臀部在自己的抽插下不停地抖动
……

  「儿媳妇……啊……水云……你真美,我好想干你!!!」

  欲望在钱大通的下体咆哮着……巨大阴茎让整个高跟鞋好似要被撑爆了一样,
高跟鞋头部鱼嘴紧紧的箍住钱大通暴涨的龟头,抽插间就好似有一张有弹性的小
嘴在允吸一样,他兴奋的把舌头深入另一只高跟鞋内,不停的舔舐着,下体把季
水云那精致的高跟鞋当成了她那紧致的阴道,不停的沖刺着,口中的鼻息急促起
来,「水云,我要干死你,你这个骚货,贱货,啊……] 钱大通的双手飞速的将
黑色高跟鞋按在自己的阴茎不停的套弄着,细细的鞋跟紧紧的顶着他的大腿内部,
柔软冰凉的皮革不停的摩擦着干枯的大腿皮肉,最后胯下用力一挺,两条腿紧紧
的缠在一起,将那黑色的鱼嘴高跟鞋夹得都变形了,一股股稠精喷射出来,黑色
丝袜和高跟鞋卡其色的内里被射得一塌糊涂……

  「钱打通,钱大通……疼……快送我去医院……疼……」不知道什幺时候起,
有气无力的呼叫声从客厅传来,可是钱大通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只见他躺在床上,
惬意的体会着射精后的余韵,钱大通把高跟鞋从阴茎上取下,那鱼嘴已经被激烈
的沖击撑大了许多,他把从黑色丝袜足尖深处的浓厚精液,慢慢的涂满高跟鞋的
内部,留下一层乳白色的水印……然后将这些小宝贝们一一放回原位。

  「要死啊,鬼叫什幺,妈的,吃个饭都不安生」钱大通骂骂咧咧的走向自己
的卧室,推开门只见自己平时兇蛮的婆娘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佝偻着身体,
脸色煞白,毫无血色。钱大通吓了一跳,连忙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可是却怎幺也
打不通,儿媳妇的电话又不知道,他只好给李波打了电话,还好李波正在附近进
货,两个人费力的将婆娘擡到车上,拉着她向林城飞驰而去。

  作为省级重点中学,二中的开学季异常的忙碌,而徐秋曼作为新的高一年级
主任更是要以身作则,徐秋曼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那柔软清晰地身体线条,以及
那好似被解放了的高傲的胸围,让办公室的气氛瞬间为之安静,新来的体育老师
徐兵的眼球更是差点就登了出来。「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
情曾经靠得那幺近」,手机铃声突兀的在办公室中响起,徐秋曼觉得不好意思,
迅速起身走出了办公室,在「哒哒」的高跟鞋声远去,徐兵才从恍神中出来,还
好大家都被铃声吸引,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失态。

  「餵,田校长,我想请个假,家里人生病了」「嗯,不要紧吧,那徐老师赶
快去把,需要我送你吗」「不用了,谢谢田校长!」徐秋曼匆忙挂断田松的电话,
一边快速的向停车场走去,一边给给人民医院的林静怡拨了过去,只是她不知道
的是在5楼办公室,一双眼睛正紧紧的盯着她那摇曳的身姿。

  林城人民医院,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踩击地面的声音,徐秋曼急匆匆赶到的时
候,只见李波和小舅钱大通坐在抢救室外面的凳子上。

  「怎幺样,小舅妈没事吧,医生怎幺说」「嫂子,医生还没出来,幸好送来
的及时,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我哥呢」「你哥公司比较忙,晚点过来,看见静
怡了吗」「看见了,就是她领着我们的,她进急救室了」「那就好,你们也别太
担心了,小舅妈会没事的,吃饭了吗,我给你们定点把」「不用,我们吃过了」

  ……

  叮叮……

  「你个臭小子怎幺不接电话啊」钱大通拿起手中的手机,心虚的有点气急败
坏。

  「啊……爸……什幺事啊……我们同学吃饭……手机放外衣口袋里了……」

  「快点过来,你妈在人民医院急救呢」「啊,好的,我们马上到」……

  「医生,怎幺样,手术成功吗」徐秋曼看到一个身着手术服的医生从手术室
出来,连忙赶过去问道。

  「您是徐老师把,我是林老师的学生,她马上就出来了,放心,手术很成功,
急性胆囊炎和胆囊结石,胆囊已经顺利切除了,之后会转到住院部」徐秋曼看着
眼前眉宇间还有些青涩的医生连忙感谢,只是没注意那个医生低着头一直盯着她
那双高跟鞋中的美脚。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